国内游戏行业的低迷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

时间:2018-09-20 10:08 点击:

  8月8日,腾讯游戏平台WeGame推出第一款3A游戏《怪物猎人:世界》,据《财经》记者了解,由于此前风靡世界的“吃鸡”游戏《绝地求生》面临版号限制问题,腾讯内部对《怪物猎人》寄予厚望,提前做了大量准备,包括引进批文、文化和旅游部备案等,由于版号申请全面暂停,腾讯提前向新闻出版署申请了一个月的商业试运营。
 
  但这个“绿色通道”似乎并不管用。《怪物猎人》上线仅四天,就被要求下线整改。
 
  随即,包括马化腾在内的多名腾讯高管紧急展开挽救工作,一位腾讯游戏业务员工向《财经》记者透露,整个游戏行业自去年就已陷入寒冬,腾讯的游戏业务还能保持正常运转,“但到了今年,似乎已经变成无差别打击,腾讯一直引以为傲的政府关系,也无济于事”。
 
  截至目前,《怪物猎人》仍未能重新上线。
 
  游戏市场的不安情绪进一步扩大,政府也有所行动。
 
  8月17日,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上线“上海网络游戏出版管理申报服务平台”,也是全国首个地方性的网络游戏出版管理申报服务平台。
 
 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表示,上海市的游戏企业、出版单位以及独立游戏开发者,今后均可以享受游戏申报查询、建档、政策咨询等一站式服务。
 
  但一位游戏行业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推出这个平台,只是为了稳定市场情绪,并不意味着版号申请有所松动。
 
  《财经》记者发现,该平台上共有7家游戏版号代申请的出版社,也即游戏行业中的版号申请中介,其中可提交申请的仅有华东师范大学电子音像出版社有限公司,《财经》记者在工作时间拨打该出版社留下的座机号和手机号,均无人接听。
 
  而在该平台上显示申请“未开启”的另一家出版社的相关负责人则向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尽管3月之后并未有任何游戏版号成功申请的案例,但他们仍然在继续游戏版号申请业务,“现在申请就是先排队,等政策开放了也是先处理已经申请了的游戏”。
 
  受游戏版号审批受限问题影响,《2018年1-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游戏市场整体收入1050亿元,同比仅增长5.2%,而过去三年这一增幅分别达到21.9%、30.1%、26.7%。
 
  环境变得越来越恶劣,生存欲望让游戏公司们另辟蹊径,试图蹚出一条生路。
 
  刘炽平随后表示,《怪物猎人》的下架是一起偶然性事件,并非外界猜测的“政策因素”或者“恶意竞争”,《怪物猎人》这款游戏已经获得了商业化的许可,但开售之后,游戏内的部分内容并没有完全符合监管方的要求,所以腾讯方面就暂停了这款游戏的销售,未来腾讯将会和开发者进行协商对游戏进行修改,再继续申请销售许可。今年3月,版号申请骤然全面暂停,几乎让整个游戏行业措手不及。
 
  3月至今,中国游戏行业龙头公司腾讯股价持续下跌,截至目前跌幅超过20%,市值蒸发8000亿港元。在此前的2017年,腾讯大涨了115.25%。
 
  面对忧虑,腾讯今年的中期财报会议上,腾讯总裁刘炽平称,市场上存在游戏绿色通道,可以申请一个月的商业运营测试。
 
  腾讯、网易等大型游戏公司,会提前批量申请版号,据《财经》记者了解,目前腾讯手里还有约30个左右的版号,网易还有约20个,足够支撑到明年。
 
  不过,如果版号申请仍然继续暂停、收缩,即使是腾讯、网易这样的游戏巨头,也吃不消。
 
  在巨头之前,首先受到冲击的是游戏初创公司。多位游戏公司创始人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已经有一批小游戏公司直接出局,剩下的大多还在苦苦挣扎。
 
  相比其他领域的创业公司依靠持续融资来维持运转,游戏公司大多有较强的自我造血能力。中国游戏用户数量庞大,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,中国游戏玩家数量超过5.8亿人,这也让游戏行业成为中国最赚钱的行业之一。
 
  加上游戏行业已是巨头云集,风投机构对游戏项目的兴趣日益冷淡。
 
  一位投资机构合伙人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风投机构对游戏制作、游戏发行等类型的初创公司投资意愿并不强,“主要因为退出路径有限,近几年游戏公司IPO整体数量下降,不少团队基本都是维持小规模,自给自足”。
 
  另一位专注文娱领域项目融资的财务顾问则提到,“政策监管因素加强后,今年游戏项目的融资已经陷入冰点,目前只有一些并购的案子能做。”
 
  快速制作或代理游戏,上线后获得收入再去支撑下一款游戏,是大多数小游戏公司的生存法则,一款手机游戏的黄金期只有一年,一旦这个过程遇到长时间停滞,资金链断裂导致公司倒闭只是时间早晚问题。
 
  多位游戏公司员工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“失业”是他们今年谈论最多的一个话题。
 
  穷则生变,面对高压政策,游戏公司们绞尽脑汁,试图找到一条可行的缓冲道路。
 
  据《财经》记者了解,几乎所有游戏公司今年的重点方向都转向了海外市场。
 
  在国外,游戏上线通常不需要经过版号申请过程,更多的审核要求集中在游戏分级上。不过,监管相对宽松并不意味着就能赚到钱。
 
  一位曾负责某大型游戏公司海外市场的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海外市场也已经是一片红海,对于那些没有资金,没有渠道,没有经验,也没有团队的小游戏公司来说,无异于飞蛾扑火。
 
  一时间,中国游戏行业出现了抢人大战。
 
  不少大型游戏公司都有多年的海外市场经验,也培养了一批擅长海外游戏发行的团队。
 
  一位腾讯负责海外游戏业务的执行层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她已经收到无数小游戏公司和猎头的挖人电话,“给的职位都很高,至少都是总监级别”。
 
  在此之前,尽管有不少中国游戏公司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,但中国市场仍然是游戏领域最大的金矿。对于不少游戏公司来说,选择海外发行,实属无奈之举。
 
  那些等不及的游戏公司们也已经在试探新的路子——直接购买或盗用版号。
 
  为了去年已经提交申请的一款手机游戏,一家小游戏公司在1.5万元的中介费之外,还额外花掉了近10万元人民币,试图打点关系,但花出去的钱没有带来任何回音。
 
  “这款游戏我们前期投入200万元,现在只能放在那里。”该游戏公司创始人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“我们公司去年收入不到1000万元,如果这款游戏上不了线,带不来收入,后面的游戏也很难做了。”
 
  他在考虑是否要直接去买一个版号。
 
  可以流通交易的版号,一部分来自此前已经下线或停止运营的游戏,另一部分来自一些手里有提前储备版号的公司。
 
  手机游戏在上线应用商店时,应用商店并不会对版号做严格审核,这也刺激了版号交易。
 
  但版号交易目前并不合法。
 
  根据《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》《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》等法规的规定,购买、套用游戏版号,将被视为游戏内容发生根本变化,应当重新申请版号,否则,将被相关出版行政执法部门按非法出版物查处。
 
  版号交易催生的另一个新业务是法律咨询。一家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今年找上门咨询相关问题的游戏公司明显增加,“游戏公司现在没别的路可走了”。
上一篇:可定制石墨烯电子纹身来了
下一篇:没有了